P25-05-11_23.10.jpg

我在哪裡?

我為什麼在這裡?

我今天有去上班嗎?

我出車禍?什麼時候?

現在幾點?今天幾號?


原來這些不是電視上演的,也不是病人裝蠢裝嚴重要問的,

5/19的早上,我醒來看到我媽就一連串問了一堆很像白癡的問題,

而且有些無法克制的一問再問,直到媽媽說:你問過好幾遍了...

試圖想爬起來,才發現天旋地轉,不知道為什麼好想好想睡覺喔.......

 

我出車禍了!我出車禍?我,車禍?我出車禍。

 

一切實在很不真實,而且我什麼都想不起來,好像是夢,又好像不是,

印象中有人掰著我的眼睛猛問我有沒有戴隱形眼鏡,我說應該沒有吧...

然後是一片混亂...


公司的主管一早就來看我,我只是傻笑著點點頭,他們叫我不要擔心工作,

我還不知道我究竟怎麼了,總之說好然後笑就對了。

(那時候我大概不知道我臉超腫又歪一邊怎樣笑起來都很嚇人吧= =)

 

你昨天晚上六點左右在婦幼大樓前面被一台迴轉車撞到了,對方說沒看到你,

左腳見骨,你爸說血流這麼大一攤,筋好像有斷幾條,醫生應該有幫你處理...

 

婦幼大樓在哪?

 

剛好昨天比較晚下班啦,沒錯。那不就下班不久就出事了?

 

喔對...我從沒那麼晚離開辦公室過...因為處理老闆的名片...

 

為什麼這些內容的主角明明是我,我卻好像是在聽別人事一樣置身事外?

只是不斷冒出OS(如上述標藍底的內容)

喔,我發現我左腳好像打著石膏。嘴巴好像張不大,沒有特別哪裡痛,讓一切更像幻覺。

 

媽媽今天幾號?(顯然我是問過了)

19號阿。

許T,媽媽幫我打給許T,我今天晚上跟他約了吃飯。(看來我腦子蠻清醒的)

可是你手機被鎖起來了。

為什麼!!!!

因為密碼錯誤,你沒事設什麼密碼,昨天問你,你說1122,結果都錯了。

1122是上一支的密碼阿,這次我沒改就0000阿。

我哪知道,你昨天還一邊輸入一邊笑說,錯了耶,剩一次...

有嗎............

 

我想我跟酒後失態又失憶的人可能也差不了多少喔?


不過很神奇的是我有背出許T的電話(應該啦),在被他們說我有輕微腦震盪之後,

我覺得我腦子還沒太壞。


交代媽媽要打給許T之後我又昏沉沉的睡了,

這是我這次車禍,真正開始有記憶的地方了...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真的忘了...

忘了到底是怎麼發生的,我騎在東大路往中港路上,然後被一台迴轉車撞上,

我回想一遍又一遍5/18下班後的記憶,什麼都沒有,什麼都沒有...

然後頭兩天作了遇上急轉車而我猛按煞車的夢,醒來發現自己的右手反射性的在往內握;

還有一個左腳踩出去滑倒的夢,現實的左腳也抽了一下,拉動了傷口。

可是我想不起來,到現在還是一樣。


撞我的人是一位女士,本身有小兒麻痺,行走不便,不過並不需要輔助器,

當天是她正探望完她住在榮總病房的先生,隨即在東大路上充滿路障的缺口迴轉,

我就被撞上了。


警察來跟我確認筆錄。

我不記得了。

這很正常,很多人都會這樣,就算再給你幾天也想不起來

 

我其實很慶幸自己忘記。


據爸媽的說法,我當時的傷口佈滿砂石,護士用食鹽水幫我清理的時候,我痛得哇哇叫。

對方車牌彎成L型,疑似尻到我的腳板,但無血跡。因為我穿包鞋,所以才這麼嚴重。

據說血有用兩隻手在胸前圍起來的圈這麼大灘。

我全身麻醉被送去開刀,爸媽要簽切結書。

據說是我自己跟醫護人員說家裡電話的(可見我意識清楚)

還據說我跟我爸說也想揍那個負責X光的護理人員(不過我真的不記得了,請勿找我算帳)

 

爸爸說:歐,挖跨嘿康ㄔㄨㄧˇ(傷口)跨嘎馬賽ㄍㄧㄢ咩lang摟來,趕緊瓦頭(轉頭)ㄎㄧˋ出立幣摟(筆錄)欸逮記。

爸爸搜哩啦~

 

不過好險我忘了。忘了痛、忘了恐懼、忘了我人生中的這部份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P25-05-11_22.06[01].jpg  

醫生來巡視。

我的手術醫生是個頭髮微捲,皮膚白皙,有點娃娃臉,但是感覺不高的醫生。

雖然我其實是快出院才有仔細看他的臉(在這之前我很常沒戴眼鏡)

我也用同樣態度面對我的傷口,一直很朦朧的看它,只覺得有一坨黑黑的。

他們要拆開包紮換藥的時候我都會很緊張,超怕痛的= =

不過很神奇的是,居然也不怎麼有感覺,讓我著實的放心(逃避)不少。


恩,皮的生長情形看起來不錯,不過這塊有點黑,再觀察幾天看會不會長起來。

皮?什麼皮?

鼠蹊部明天再換藥就可以了。

鼠蹊部是大腿內側嗎?

醫生來去匆匆


媽媽我鼠蹊部怎麼了?

你的腳補皮阿,割你鼠蹊部的皮來補。這醫生是整形外科的...

我?植皮?整形....那為什麼不順便幫我臉整一整...?反正都整形外科了...


石膏沒打幾天,拆掉之後,腳的包紮簡直像是一個小擦傷,

天知道我會不能走到現在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恨換點滴針頭。

因為我醒來的時候,點滴就已經在我手上了,我好慶幸不用面對它戳進來的瞬間!

到了第三天,護士居然說為了衛生要換針頭,真是挫咧等...


第一次他想換到右手背上,但我的血管似乎很難找,好不容易找到一條,

吸一口氣插進去,我左手抓棉被...結果她居然又拔了起來........換到左手腕的側邊...

(右邊)那個血管破了,不能用了。

金靠杯............


過了三天她又來了。這次他還是打右手的主意,要打在一個很奇妙的地方,

扎下去真是讓人想咬手帕,然後他問我扎那邊會不會痛,我說會。

於是她又拔起來換右手的手腕側邊(如文章第一張圖)...

拜她所賜我到出院都是左撇子...........

 

還有手上五個可愛的小洞洞= =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欸,不知不覺變成回憶錄,但其實要鉅細靡遺還真難。

只是很想重現5/19醒來的那個當下,

第一次覺得自己人生脫軌,走在一條我想都沒想過的路上,

也似乎應證了一句:

人百分之九十九的煩惱都不會發生,剩下的百分之一如果發生了,你也沒辦法控制。

的確在這百分之一發生的同時,一切都失控了。


標題下:人生誰知道   是想起川瀨未和子最近那個御茶園系列廣告,

川瀨:洗~拉奈一~

的確是人生誰知道阿。

誰知道還在期待明天的約會,今天就被撞進醫院

誰知道六月說好要出遊散心,現在只能在家練習爬樓梯

誰知道我還能錯過多少?

誰知道我居然有植皮的一天。

這一撞,有太多的意想不到跟對未來的遲疑。


不過,經過這一撞我也充滿了感謝,

感謝我還有幾個感心的朋友,

尤其許T對她真的很不好意思,沒慶祝到生日還常要幫我跑東跑西的,

還有最常來看我的呱呱仙女,每次都帶好吃好喝的,還有好笑的(人),

特別還從台北下來的小尾跟阿殺真的很感心耶,

可以很驕傲的跟我弟說那是姊姊大學的朋友,喔喔!

還有所有來看我的冰U~

讓你們耗費心神了,真不好意思。


當然還有FB上持續有在follow的各位,

謝謝你們來自各地的關心,

我真的覺得我何德何能。


謝謝所有用各種方式關心我的所有人,

希望大家都平安順利,騎車小心!!!

 

 



艾斯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T
  • 希望不要再發生QQ
    一摔就大條的
  • 對阿ˊˋ 哭哭

    艾斯塔 於 2011/06/12 22:56 回覆

  • graycity312
  • ㄟ不能我只去看你一次,
    然後千拜託萬拜託才去妳家探望你又忘了帶鞋子就ignore掉我啊
    禮拜三下午沒課了送!
    等我的米血,
    他媽的老娘不信這次吃不到
    然後我會記得鞋子= ="
  • 你也知道你這尊大師難請
    千萬拜託還是靠著你對米血的熱情來的
    哭哭
    雖然我現在不能穿但還是請你記得鞋子有兩雙

    艾斯塔 於 2011/06/13 16:07 回覆